蒋子龙等“《当代》40年纪念专辑”

  载《当代》2019年第6期

  1979年,《当代》杂志创刊,第一任主编秦兆阳为《当代》确立了关心社会、反映时代、关注民生的现实主义办刊方针。40年来,《当代》成为文学记录中国的一份见证。该专辑约请蒋子龙、张炜、周大新、徐贵祥、麦家、王树增、王跃文、陈桂棣、赵瑜、孟繁华、潘凯雄、王凯等,书写他们与《当代》杂志相关的文学记忆。

  格非《月落荒寺》(长篇小说)

  载《收获》2019年第5期

  继“江南三部曲”、《望春风》之后,格非此部长篇新作,仍以知识分子为书写对象,保持着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思考。小说描写了一个大学教授婚后的庸常处境:妻子出轨,婚姻破裂,自己和儿子处在难解的尴尬中,从而细密勾勒出都市知识分子的种种众生相。书名来自德彪西的名曲。

  冯骥才《木佛》(短篇小说)

  载《北京文学》2019年第11期

  近年冯骥才从文化保护领域回归文学,但写作题材仍多与文化艺术密切相关。小说《木佛》以一段老木头从“古物”到“礼物”再到“文物”的种种见闻,揭开了文玩市场整个链条的神秘面纱和惊人内幕。这尊木佛通篇都在自说自话,仿佛《木偶奇遇记》,又像一篇荒诞的黑色幽默小说。此外,在散文《老鬼宋雨桂》(载《上海文学》2019年第10期)中,冯骥才深情怀念朋友、画家宋雨桂,文中有艺术观,更有友谊观:“情意是人间的,最好在人间完成。”

  凌晨、罗隆翔、夏笳“科幻小辑”

  载《人民文学》2019年第11期

  该期刊登三部科幻小说:凌晨的《星光》展开了与“火星人”相伴的亦真亦幻的传奇之旅,罗隆翔的《泰坦尼亚客栈》表达对机器人和变异性生命限度的思虑,夏笳的《爱的二重奏》以通信方式探讨情感面对新的技术观念规定性的困惑。从中,可以领略科幻文学向四面八方盎然生长的动势。

  孟小书《请为我喝彩》(中篇小说)

  载《十月》2019年第5期

  小说以中年过气乐评人孙闯闯跨界拍电影的经历,精准塑造出了当代基层文艺从业者的群像。孙闯闯代表着某种文艺青年的典型人格:一面坚持艺术的理想主义,一面虚荣而自视过高,无法与环境和谐相处。作者冷静而不失温情地写出主人公性格的复杂面,跳出了“悲士不遇”的母题窠臼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1月29日 14版)

[

责编:董大正

]